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这个北宋有点怪

0058 赵允让决定不要脸皮了

这个北宋有点怪 | 作者:翔炎 | 更新时间:2021-07-13 14:11:1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虽然折长风拍着胸脯,说要将一切都包圆了,但陆森还是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

   他再次翻遍了配方表,用宝石做了许多小‘饰品’出来。

   像什么‘回春项坠’,‘运气戒指’,‘猫眼石魔镯’等等。

   缓慢回复生命力,增加运气,还有加快个人的反应速度等等。

   这些东西有特殊效果不说,而且用来充当礼物绝对高大上,因为它们会发光!

   放在阴影些的地方,便能看到这些饰品的周围,有点点微光浮现,而且各个饰品的光尘色泽也不太相同。

   其实这些东西都是低等的饰品,效果并不算好。

   比如说回春项坠,每天回复佩戴者两点生命值,这数值,还不够陆森吃五片生菜叶子来得多。

   然后运气戒指,猫眼石魔镯等等,都是类似的效果。

   单纯用宝石做出来的饰品,效果很一般,想要拿到顶级的饰品装备,就需要用到特殊的材料。

   比如‘小黑的牙齿’。

   鬼知道‘小黑’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条黑狗?

   饰品的效果小归小,总是有的,而且这玩意会发光啊,在古人看来理应是神物,用来当礼物绝对没有问题。

   不过陆森不打算做太多,物以稀为贵这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做好了八件饰品后,陆森将五件放在大盒子里,三件放小盒子中。

   刚把这事做完,折三郎就上门报喜来了。

   “恭贺陆兄,杨家答应下来了。”折三郎双手抱拳笑道:“不负所托。”

   “大恩不言谢。”陆森请折三郎到木楼中坐下,例行请他喝蜂蜜水。

   喝着蜂蜜水的时候,折三郎显得很不自在,他叫有种自己在糟蹋灵丹妙药的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只针对他自己。

   “这是我最近做出来的小玩意,虽然效果一般般,但总比没有来的强。”陆森将大小盒子都打开,说道:“每件饰品的作用,我都用写在纸上了,一人只能佩戴一件起效。”

   木楼中光线不是很明亮,所以当盒子打开的时候,折三郎看到里面闪着微弱光尘的几件饰品,都下意识瞪大了眼睛。

   作为折家人,夜明珠他是见过了,但夜明珠那玩意的光泽,由内到外发出,而且感觉怪怪的,不太舒服。

   可这些饰品的芒是不一样的,那些光尘点是突然出现在饰品之外的,饰品本身不发光。

   这就太独特了。

   虽然光点很微弱,但看着就是比夜明珠奢美得多。

   “大盒子是给杨家的聘礼。”陆森把两个盒子重新盖上,然后推到折三郎面前:“小盒中的三枚,是给折家的谢礼。”

   “这这这……”折三郎右手死死地按在小盒子上,他很想推回去,但不知道为什么,右手它自己产生了意识,就是不愿听从主人的命令动弹:“这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

   “你们不收的话,我就送给曹家了。”陆森淡淡地说道:“反正留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用。”

   “那我收下了。”折三郎一见说要便宜外人,那自然不干啊,当下就把小盒子收到了怀中。

   “这就对了嘛,娶了杨小娘子后,我们也算是亲戚了,是一家人,不用那么客气的。”陆森淡淡地笑道:“以后你也可以常来我这里玩……对了,你还没有看过我的的林中花园吧,来,让你涨涨见识。”

   陆森起身,带着折三郎就去了右边的林子里。

   然后大约一个时辰后,折三郎左手大盒子,右手小盒子,晕晕乎乎地离开了。

   汴京城很大,但对于大户人家来说,又不见得有多大。

   很多城中发生的事情,就算是风吹草动,他们也知道。

   比如说……包拯儿子病重,然后去了趟杨家矮山回来,包意的重病就好了。

   然后就是折老七居然带着大量红色封装的礼盒,去了杨家。

   一般来说,红色是喜事,想来应该是提亲的。

   折老七帮谁提?

   帮自家侄子折三郎提亲,和杨家亲上加亲?

   他不要命了不成?

   难道不知道官家和文臣们都提防着将门,就生怕他们联合起来。

   随后整个官场的文臣都动了,特别是言官,更是兴奋。

   结果一查,却发现,不是帮折三郎提亲,而是帮一个叫陆森的外来户提亲。

   这陆森年纪轻轻,就相貌长得俊美些,有何过人之处,可得折家看重,帮其向杨家提亲?

   他又有何过人之处,居然敢去娶杨家幺女。

   再一查,都是惊讶起来:咦,包龙图居然也去过这陆森小儿的家中,回来后,包意就痊愈了?

   呵……这其中定有乾坤。

   于是乎,陆森来到北宋一年多后,终于真真正正,进入了整个东京城众多大人物的眼里。

   汝南郡王府书房中,赵允让和曹佾两人对面而坐。

   两人个的表情都显得很臭。

   最后曹佾无奈地说道:“人算不如天算,没有想到,包拯居然放弃了封锁陆小郎的消息。”

   包拯作为开封府尹,他在管理市井言论和小道消息这一块,有着充足的经验,没有他继续压制陆森的消息,光靠曹佾和汝南郡王两人,还是有些难度的。

   而真正让陆森名气大涨的原因,还是包拯拜访矮山后,本应死掉的包意,居然活下来这件事情。

   汝南郡王虽然表情难看,但他还是说道:“问题不大,即使让陆小郎世人皆知又如何,凡事分个先来后到,亲疏有别,我们与陆小郎可比其它人熟络得多了,况且陆小郎并不是那种长袖善舞的人,他似乎更喜欢待在山中修行。”

   曹佾点头:“这倒是,然则还是需要慎重些。陆小郎很快就会天下皆知,届时牛鬼蛇神都会去烦扰他,而他偏偏又是不爱吵闹的,因此我们可以主动帮陆小郎清赶那些狂蜂浪蝶,应该能得他些许感激。”

   “也只能这样了。”汝南郡王摇头:“杨家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

   曹佾颇是遗憾地说道:“我还以为,你家碧莲,或许亦能得陆小郎宠爱,可惜还是迟了一步。”

   汝南郡王无奈地说道:“估计是她没有名份的原因吧。”

   曹佾觉得应该是如此。

   他们以己度人,认为如果自己是陆森,也不想娶个没有名份,还是青楼小姐所出的女子。

   两人又聊了会,汝南郡王送走了曹国舅,然后他往回走,微笑道:“没名份也未必完全是坏事。”

   他来到女儿碧莲房前,轻轻敲门。

   一会里面传出沙哑的声音:“是谁?”

   “爹爹我。”

   房间里沉默下去,好一会后,说道:“爹爹,我有些乏了,有事能不能明日再说。”

   “关于陆小郎与碧莲的日后大事,你确定不想听。”

   房间里一阵吵杂的声音,一会后,房门打开,眼眶红红的赵碧莲站在屋中。

   “那进来说吧。”赵碧莲让开了身子。

   两人进到屋内,汝南郡王看着女儿哭红的眼睛,柔声说道:“看来你也知道陆小郎托折家向杨家提亲的事了。”

   赵碧莲微微点头。

   “其实前些日子,本王与陆小郎谈过,也曾暗示过他,只要他娶了你,樊楼便是他的了。”

   赵碧莲猛地瞪大了眼睛。

   樊楼可是汝南郡王的心头宝,极为赚钱。赵碧莲本以为这楼会给长子,没有想到……居然会给自己丈夫?

   “但他拒绝了。”汝南郡王叹了口气:“本王思来想去,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拒绝。后来我想通了,是因为我家碧莲没有名份。”

   赵碧莲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她之前从来不觉得自己有没有名份这事,有什么重要。

   有吃的,有穿的,还有两个好闺蜜。

   需要什么名份!

   但陆小郎真的是因为名份的关系,才拒绝自己?

   那自己之前的坚持和骄傲,岂不是成了笑话。

   她沉默了,脑袋里回想着和陆森相处的那些时光,最后露出些笑容,说道:“大人,陆小郎绝不是趋炎附势,在乎世俗眼光之人,他拒绝女儿,应另有原因,绝非是因为女儿没有入族谱,没有名份。”

   看着女儿的脸上神彩渐复,汝南郡王也松了口气,随后他问道:“你真想嫁与陆小郎?”

   赵碧莲毫不犹豫地点头,她直到现在,都依然记住,自己从漆黑的麻布包中被救出来时,眼前就是陆小郎那张俊俏的脸,以及内心中满满的感激和悸动。

   被人绑架的恐惧,瞬间烟消云散。

   “那为父就豁下面子,帮你一次,只是成与不成,我也不敢保证。”

   赵碧莲愣愣地看着汝南郡王,好一会后,说道:“怎么帮?从金花那里强行把陆小郎抢过来吗?不行的,这样子做对不起金花。”

   “那是最笨的法子,只会抢到一个仇人回来。”汝南郡王笑道:“既然你从来不在乎名份,那我们可以用另一种方法。”

   半个时辰后,汝南郡王随便带了点手信,便来到杨家,拜见佘老太君。

   两人坐在正堂前厅,汝南郡王给佘老太君行了个礼后,笑道:“数月未见,老太君气色好了许多啊。”

   “瞧王爷这话说的……”佘赛花脸色蜡黄,双眼无神,话说到一半,还轻轻咳嗽了两声,然后才继续说:“任谁看了我这模样,都觉得老身就快入土,你是来消遣老身的吗?”

   汝南郡王轻轻一笑:“陆小郎神通广大,随手种下的果树都能结出仙桃,之前他便与杨家交好,现在又准备要迎娶杨小娘子,我不信老太君你的病,他会无动于衷!”

   话说到这里,汝南郡王微笑起来,一派胸有成竹的模样。

   老太君呵呵一笑,说道:“没有法子,想老身死的人太多了,不装一下,他们可能就要动手了。不知道汝南郡王来我们杨家,有何指教?”

   “杨小娘子何时嫁到矮山上?”

   “已定亲,但没有定下日子。还需要请高人帮忙算算良辰吉日。”佘老太君缓缓说道:“这与汝南郡王何干?”

   “有些许关系。”汝南郡王笑道:“本王的女儿碧莲,亦对陆小郎情根深种。”

   佘老太君点头:“这事我亦曾听金花无意提起过,怎么?王爷想抢人?”

   说到这里,佘老太君的气势渐渐拨高了起来,看着汝南郡王的表情有些不善。

   “谁敢从杨家手中抢人?”汝南郡王笑笑,然后说道:“我只是想,让碧莲成为杨小娘子的陪嫁丫头。”

   这话非常离谱。

   就连佘老太君这种活了八十多岁、见过的奇葩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的老寿星,听到这话,也是吓了一跳。

   “汝南郡王,你没有得癫症吧。”佘老太君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对方:“居然让你的女儿成为陪嫁丫头。”

   汝南群王笑道:“碧莲没有名份,所以无所谓她是妻还是妾,她自己也不在意。”

   佘老太君明白汝南郡王的打算了,忍不住说道:“当真是好算计,王爷。”

   汝南郡王轻松地笑了下,说道:“只要杨家能答应我这个要求,那么对门的玉浆楼,还有杨家大门口右边些的罗福米铺,都赠于杨家。”

   这两地,一个是酒楼,一个是米店。占地面积都大,光地皮的价格就不说了,汝南郡王的‘赠’一词,也是包括了这两店的进货渠道和客源。

   虽然这两铺收入远不如樊楼,但对于现在的杨家来说,就已经是很赚钱的生意了。

   且都是正当生意。

   佘老太君想了会,微微摇头。

   汝南郡王笑道:“老太君别急着拒绝,我这话还没有说完呢。杨家独子远赴西北保家卫国,本王对这种热血有志青年,极为欣赏,偌有天杨家独子从西北凯旋而归,本王必定会在朝堂上,好好夸奖他。”

   这才是汝南郡王真正的杀着。

   杨文广,是整个杨家的心灵寄托和执念。

   只要杨文广混出名堂了,杨家就稳了,否则就算佘老太君能再多活二十年,杨家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所以,一个实权大臣大官的支持,对于杨文广未来的有着极大的帮助。

   对于杨家来说,这事是香饽饽般的美味,且让人难以拒绝。

   沉默了好一会,老太君轻笑起来:“虽然老身对王爷的提议颇是认同,但这事,我说了不算,得金花说了才算。如果王爷真有这打算,就让碧莲那孩子,明日到杨府来,与金花把事情说开说透吧。”
这个北宋有点怪最新章节http://www.lwxsw123.com/zhegebeisongyoudiangu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三国之上将邢道荣人在斗罗,兼职修仙我的完美人生影视诸天逍遥行唯我正邪之路西游:取经把神仙难哭了仙官重生之商路弯弯我于人间已无敌原始部落种田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