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亲爱的,你们听我解释

第二百四十九章 哼,我要去找我哥!

亲爱的,你们听我解释 | 作者:小小部长 | 更新时间:2021-06-11 07:06: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在古镇呆了一上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顾运跟程雪晴又强调了下关于卖商铺的事情,事实上要是按照顾运的想法,这些商铺未来都是摇钱树,能不卖当然一间都不要卖。

   不过,现在古镇公司的银行贷款马上就要到期了,欠员工的工资也得发,还有不少杂七杂八的工程款拖欠着,如果不卖商铺就很难一下子凑齐那么多钱。

   所以顾运也只能提醒程雪晴,务必要谨慎对待核心商铺,能不卖就不卖,因为一旦商铺产权不在古镇公司手里,未来管理上可能会增添不少麻烦。

   尤其是,在长银资本很可能想来捣鬼的情况下。

   好在程雪晴很聪明,在上次程大雷向她转达顾运的话后,她就停售核心商铺了,把打算卖的商铺集中到同一个边缘区域,且在合同条款里规定业主不服从管理将被禁止参与景区经营,也就是说会被踢出景区,这样一来相信没有哪个业主会那么傻跟古镇公司作对,谁都知道被踢出去以后商铺就不值钱了。

   总体来说,顾老狗对程雪晴这个总裁的近期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聊完正事后他就立即撤了。

   从程雪晴那拿了钥匙,顾运就去了陶然阁。

   陶然阁整体没动,但是其中二楼的一间包厢改成了卧室,顾运进去看了下,所有的家具都是纯中式的,明代风格,床、塌、桌、几、柜一应俱全,镂刻、雕花、榫卯各种传统手艺都能看到,做工相当考究,怕是没少花钱。

   更用心的是,连床上的被子都是红色的苏绣缎锦龙凤呈祥罩面,也不知道程雪晴是从哪弄来的,顾运心想这要是放洪武朝,这条被子就够自己满门抄斩了。

   不论如何,光看这些就知道程雪晴是用了心的。

   可是程雪晴越用心,顾老狗就慌。

   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顾老狗走到楼下,在柜台找到了一包武夷山红袍,便拿了茶,来到东厢房侧边的厨房。厨房里锅碗瓢盆都齐全,美中不足的是没有那种烧柴的大铁锅,眼下到底只是挂羊头猫狗肉的仿古街,自是不可能什么都配齐。

   刷了下铁锅,打开燃气灶,顾运开始烧水。

   蓝色的火苗均匀地舔着锅底,锅里的水嘶嘶作响,顾运看得有些出神。

   又想起了苏晓。

   小妮子现在一定很难过。

   问题是她现在不想见自己,也不肯认真听自己说话。

   拧起来也是几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主儿啊。

   顾老狗苦笑了下,把茶叶放到水里,开始煮茶。

   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个奇怪的哲学问题。

   人生如戏,如果一个人活得足够长,看过所有能想象出来的“戏”,那么这个人应该以什么心态活着?

   他对人间还能保持好奇心么?

   他对生活,还抱有幻想么?

   理论上说,应该是没有了,就如同自己结束轮回时,根本就没有任何欲望——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欲望几乎全灭,甚至对于是非的判断也不再有明确的界限了。

   看多了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事情,也看多了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的惨剧,一开始他还会拍案而起怒伐不平事,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终于知道天下的不平事是伐不完的,即便是他建立新的世界、新的秩序,又绞尽脑汁励精图治,这世界仍然让人意难平。

   这种激情在一次又一次的循环往复中被消磨,直至殆尽,他便真的成了一条垂垂暮年的老狗。

   然而便是老狗,就真的没有欲望了吗?

   一根煮烂的、正好能咬动的骨头依然能让它兴奋地摇起尾巴,一片长满芦苇、一望无际的旷野,依然能让它欢快地满地打滚,就如同它年轻时那样。

   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姑娘,依然能在某个瞬间挠到他心底的某块软肉,也能让他在现时现日,盯着一锅沸水发呆。

   就像无论吃过多少次饭,饿了总会想吃,无论睡过多少姑娘,回头还是想睡——只要是身体机能还正常的情况下。

   所以这和活得时间长短无关,这和生而为人的本能有关。

   顾老狗得出一个结论,自己之所以没有想象中的洒脱,不是因为自己骨子里是个俗人,而是因为自己还活着。

   而苏晓,就是自己活着的证据。

   ……

   顾老狗或许故意遗漏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他活着的证据不止苏晓。

   而且那些证据不止能证明他活着,还能证明他活得挺浪也挺难的。

   滨海影视基地,《我哥可能不是人》拍摄现场。

   林若茵依旧坐在角落的一个小板凳上,守着笔记本电脑,紧张地修改剧本。

   大段大段的台词和剧情说明都被她删掉了,现在她纤长葱白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跳跃着,同时又似乎有些做贼心虚,不时地往陈菲儿的方向看。

   陈菲儿没过来,男二周彦希过来了。

   就是发布会时装逼没装好,被顾运和林若茵联手爆破的那个。

   “呵,还在写小说吗,没看剧本啊?”周彦希带着某种别有意味的笑意说道,“这两天我可是一直在熟读剧本,希望到时候跟你的对手戏能擦出火花。”

   提到“火花”两个字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微微挑了下眉毛。

   按照既定的剧本,林若茵替上的女二戏份,人设是男二周彦希的脑残粉,倒追的那种。

   虽然只是戏中剧情,但是周彦希还是很兴奋,毕竟在戏外他无法体验的事情,在戏里或许能体验到。

   尤其是他一想起发布会时林若茵那一脸的傲气模样,就越发期待戏里的“火花”了!

   呵,不是很清高吗?到时候照样跟你演感情戏,说不定还亲你呢,你能怎样?

   林若茵听完周彦希的话,自然知道这货心里想的是什么,不由一阵恶寒,感觉像吃了苍蝇。

   合上笔记本,她一脸假笑地说道,“是啊周老师,好好读你的剧本吧,但是别想太多,想太多也没用。”

   “不是我想太多,是我想跟你先沟通下感情。”周彦希笑呵呵道,“毕竟我们戏中有感情戏嘛,提前沟通下比较好。”

   “这样啊……”林若茵做思考状,随后便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对周彦希说道,“周老师,现在我赶稿没空,要不然晚上你去剧组酒店302房间,我在那等你。”

   周彦希的眼里顿时闪过一丝异彩,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啊。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太真实,虽然在剧组这种事一点都不少见,但是这个女人……怎么会转变得这么快?

   难道是准备好进入娱乐圈,想榜一下自己炒绯闻?

   这倒是可以,跟她炒绯闻自己也有得赚的!

   “你说认真的?”周彦希有些不确信地问道。

   “你不想来就直说。”林若茵不耐烦道。

   “那行吧,到时候我看看时间,有的话再说。”

   周彦希说完,做出淡然状,转身回去了。

   心里想着,晚上去看看再说,反正又没有损失,大不了被耍了就回来呗。

   走到某个角落,一个三线特约演员走了过来,冲他挤眉弄眼一番,然后问,“怎么样?”

   周彦希露出一丝玩味的笑,低声道,“现在有五成把握了。”

   “彦希哥,祝你早日成功,你懂的。”那人又一脸谄笑道。

   “哈哈,你小子。”周彦希很高兴。

   林若茵白了眼周彦希的背影后,哼了一声,然后又打开笔记本电脑,继续敲键盘。

   周彦希刚走没多久,陈菲儿又过来了。

   因为这部戏跨越好几个时代,所以今天的陈菲儿穿着民国时代的学生服,梳着那个时代特有的双麻花辫,虽然已是30,却看上去真就像个女大学生一般,一点都不违和——这也坚定了她今年不去打玻尿酸的想法。

   “明天就是你的第一场戏了,我让你背台词,你怎么又写上了?”陈菲儿以为林若茵还在写小说,叹气道,“我说大小姐啊,你能不能认真一点?好歹接下去你是女二啊!”

   “呵呵……”林若茵不是太自然地冲陈菲儿笑了笑,很有撒娇讨好的意思,这让陈菲儿略感不妙。

   又道,“你是不是又想搞什么幺蛾子?我跟你说,为了让你上这个角色,我可是拒了好几个圈里大佬推过来的演员,人都快给我得罪光了,你这样我心很慌啊林大小姐?”

   “哪有,我又没说不演。”林若茵顿了顿,然后换上一本正经地表情,说道,“就是我刚刚又看了下剧本,发现很多情节都显得比较突兀,所以我打算再改改,以让人物性格更加饱满,戏剧冲突呢更具合理性。”

   陈菲儿皱了皱眉,眼神一下子就警惕起来,她还真就怕林若茵玩什么幺蛾子。

   “那剧本是之前我们就已经商量好了的啊,你现在又改?那你说说,改哪了?”

   “主要是感情戏部分。”林若茵发现抬头跟陈菲儿说话很累,于是离开小板凳站起来,理直气壮地对她说道,“我这个角色,虽然人设是一直暗恋男二的女生,但是总归是有女生的矜持在吧,不可能说男二想吻就让吻了是吧?再说了,男二喜欢的是女主,怎么会因为想气女主就吻女二呢,这说不过去的。”

   陈菲儿明白了,林若茵分明是不想拍吻戏。

   于是就仗着编剧的职位之便,主动给自己改戏份?

   这孩子到底怎么想的,她以为拍戏是过家家吗?她这一改,所有跟这场“吻戏”相关的后续剧情、矛盾冲突就都得改,起码涉及好几集呢,她这一改所有人的剧本都得改,哪个演员受得了啊?

   陈菲儿用手对着自己已经出汗的脸扇风,然后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林若茵,你胡闹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就因为你不想拍吻戏,你就改了好几集的内容?”

   林若茵见被陈菲儿识破了,也就坦白直说了,“反正我不拍,我那……还是初吻呢。你就先让大家拍后面的嘛,前面几集我大不了熬夜帮你改掉,保证比原先的还好。”

   开什么玩笑,我哥都还没亲我呢,就周彦希那货想亲我?

   我哥知道能把我揍死!

   陈菲儿看着林若茵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由感慨她是真有表演天赋,现在这货看上去就像个被卖到青楼的小姑娘,而自己就是那个老鸨,都产生一种把她往火坑推的罪恶感了。

   长叹了一声,陈菲儿无奈道,“那要不这样吧,到时候我跟导演说,咱们就借个位,不会真碰上的,这总行了吧?”

   初吻什么的,真是讨厌啊!

   林若茵依旧摇头,“借位也不行,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不想跟周彦希拍这种戏。”

   发布会上,自己和还哥一起怼过他呢,现在又对他含情脉脉的,美死他了?

   还有,周彦希的人品本来就不怎样,万一这货使坏,借位的时候假装“不小心”亲自己了呢?这种事又没少听说!

   反正自己又不想当演员,也不要做明星,钱也已经还菲儿姐了,爱拍不拍!

   作为职业演员,又作为制片人,陈菲儿现在的心情可想而知,即便她对林若茵有着近乎于亲妹妹的感情,但在这件事上,哪怕亲妹妹这么任性,她也无法容忍。

   要知道这可不是她一个人的电视剧,这部剧总投资2亿,有5个投资方,哪个资方都是业内响当当的机构,人家是看了剧本才投的,要是剧本有大改,按照合同是需要他们同意的。

   另外,林若茵出演的事情也是她和资方反复协商才敲定的,她要是不演了,资方不翻脸才怪——更何况其中一个资方就是周彦希经纪人的公司。

   “林若茵!”陈菲儿不得不沉下脸来,对她说道,“你不是小孩子了,你要知道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游戏规则,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

   “反正我不演吻戏,也不许他抱我。”林若茵很坚定地说道,“看到他我就恶心,想吐。要么这种戏找替身好了。”

   “替身?你……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陈菲儿快要抓狂了,“你看看咱们这个戏的出品方都是谁,业界响当当的牌子,不是杂牌部队!就是李云城和我吊威亚都不敢用替身,你一个文戏就用替身?还没出道你就比谁都大牌啊?”

   “反正我不拍,实在不行就把我换掉好了。”

   “换掉?你说的轻巧,你知道耽误拍摄要赔多少钱吗?你知道这样一部戏有多少利益相关方在博弈吗?”

   “可是……”

   林若茵还想辩解,然而她又知道确实是自己理亏,于是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却仍是转头,拎着包准备回去。

   “你去哪?”陈菲儿气道,“去哪你也跑不了,这戏你不拍也得拍,拍也得拍,要不然以后别叫我姐!”

   “我没跑,我去找我哥!”

   林若茵没好气地说了声,然后加快了脚步。

   陈菲儿张着嘴看着林若茵跑没影了,然后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呼~~真是气死了!

   找你哥?

   有个哥哥了不起吗?

   这是小孩子吵架吗,吵输了找哥哥去?

   可是他来了也没用啊!
亲爱的,你们听我解释最新章节http://www.lwxsw123.com/qinaide_nimentingwojie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这个北宋有点怪我真不是触手怪啊开局签到: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全能建造师民间黑科技大佬人在忍界,演绎神话降临我在繁星记录异闻妖魔鉴定手册从天后演唱会出道我女友可不止漂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