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白骨大圣

第421章 老人与海(5k大章)

白骨大圣 | 作者:咬火 | 更新时间:2021-06-11 07:23: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自从进入沙漠海子后,古船一路顺风而行。

  眼前的沙漠海子,带着高原湖水的典型特点,蓝汪汪,似块纯净无暇的蓝宝石。

  广阔无垠的蓝宝石与蓝天白云无瑕对接,海天一线,给人浩渺广袤,犹如站在天地中心,凝视神圣天湖,心头生起波澜壮阔的豪迈意境。

  要不是晋安见过大海。

  真会误以为这就大海了。

  但晋安得承认,这里的湖水非常清澈,能看到水下一二十米深的沙丘、胡杨木、梭梭、沙蒿,甚至连沙子细节也能看到,清澈见底。

  一开始天气晴朗,大家还有欣赏圣湖的心情,可这大好的心情,很快被天边跋来的乌云破坏。

  “是风信!现在正是一月风季,晚上要起大风了!”亚里紧张大喊。

  沙漠里的天气说变就变,白天还是晴空万里,到了傍晚就开始起风了,当天完全黑下来时,冬季寒风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晋安他们见识到了天湖也有它狂暴一面。

  “亚里,派几个人去船舱里看看那些骆驼和羊的情况怎么样,重新绑好骆驼和羊,免得在船舱里磕得头破血流!还有让不会游泳的人,都躲到船舱里,不要在甲板上逗留!”

  “你再让人去多找些绳索,让大家把绳子绑在腰上,然后跟船楼捆绑在一起,不要被大浪拍进湖里了!”

  晋安见还有人站在甲板上,企图挑战大自然的力量,赶紧喊来亚里,让他把人都给喊回来。

  这些沙漠子民一生见过的最大水源也只是河道,哪里知道大海狂怒起来的威力。

  那是连船都能拍成两截。

  就更别提孱弱的人了。

  虽然这里并不是真的大海,但现在是冬天的风季,眼前这狂风巨浪跟大海发怒没两样。

  此时,一个个浪头拍打在古船上,发出不堪重负的木板呻吟声,浪头撞击浪头碎成白色泡沫。

  甚至数次有冰冷大浪高过古船的高度,水浪凶狠砸在船头,令整个船身都向下狠狠一压,把人摔得东倒西歪,站不稳。

  白天天湖有多平静温和。

  晚上刮大风时它就有多凶残残暴。

  这就是两个极端。

  就跟沙漠昼夜温差大一样。

  白天蓝宝石一样的湖水,此时在暴风中也变成了黑色湖水,深邃看不到底,如果这时候有谁落水肯定能体会到深海恐惧症的恐惧。

  船楼内,晋安体表有神符的灵光在闪动,在黑夜里如明耀辉煌的灯塔,给人在黑暗里觅得一份安全感,敕水符的神光护住船楼,把外面惊涛骇浪的水浪隔绝在船楼外,十一个人都是全身干燥清爽,没有被一滴水花打湿衣角。

  看着还在逐渐加强的风浪威力,晋安轻轻皱起眉头。

  此刻的亚里他们,一脸震骇又不可思议的看着晋安背影,连水神都能被晋安道长给征服,晋安道长究竟会多少种本事!

  每个汉人道士都像晋安道长这么本领高强?

  这一刻在晋安背影,在他们眼里再一次无限拔高,能操控沙漠海子,这已经不是人力,而是神明的力量。

  晋安的背影在他们眼里就是神明背影。

  浩瀚。

  神秘。

  磅礴。

  举手投足间。

  连海也能降服。

  “晋安道长,我们一路上怎么只见到风暴和海浪,不见姑迟国和山峰?”亚里被船身晃动得胃里有点翻江倒海,于是主动找话题分散自己注意力。

  “不急,这沙漠海子终归有尽头的时候。”晋安确实一点都不急,连化海圣山都见到了,找到藏尸岭这座山峰是迟早的事。

  这里只是座雪水汇流的巨大湖泊而已,又不是真的汪洋大海,终归是有尽头的。

  其实他最大的自信源自二郎真君敕水符。

  二郎神是司水之神。

  这沙漠海子还难不倒他。

  相比起是否能找到姑迟国和圣山,晋安倒是更担心起船舱里的骆驼和羊。

  这么一路颠簸。

  也不知道船舱里是不是吐满一地呕吐物了。

  忽然,在狂风怒涛声音中,似夹杂着点别的声音,起初不注意去听根本听不到,后来大家才听出来,那是人的呼救声。

  “好像是从海里传来的!是有人落水了!”有人惊呼一声。

  立刻有人接话道:“难道是我们中有人落水没发现吗?”

  但大伙仔细一数人数,不多不少,刚好十一人,并不是他们中有人落水。

  “晋安道长会是跟我们一个目的的其他人,被风暴打翻船后的落水求救声吗?”亚里紧张说道。

  “亚里、阿丹你跟我一起去查看下是什么情况,其他人继续待在船楼里别乱跑。”晋安点了两个人,然后走出船楼,开始在怒浪甲板上辨认起声音来自哪个方向。

  即便晋安一离开船楼,马上就有风浪灌进船楼,剩下的苏热提几人顿时成了落汤鸡,叫苦不迭。

  晋安一出船楼,便辨认出了求救方向:“走,好像是从左边船舷传来的。”

  狂风怒浪里的沙漠海子,漆黑如墨,让人心底有些发怵,三人在黑幽幽的水面上努力找人。

  水里范围大,再加上天黑视野差,海浪一个接一个起伏,想找个人并不好找。

  “晋安道长人在那里!”阿丹手指他搜索的区域,精神一振喊道。

  晋安和亚里转头看过去,他们果然在起伏的海浪中,看到一个人正抱着木头在狂风怒浪里剧烈挣扎,努力朝他们这边游过来。

  救人心切的亚里和阿丹,没有想太多,找来绳索盘成套圈,一次次努力尝试往海浪里抛扔。

  经过他们数十次的不懈努力,抱着木板的那个人终于抓住绳套,被救上船。

  这时才看清,这落水者居然是个老人家。

  老人家脸颊皮肤嘿呦,粗糙,饱经风霜,一看就是常年跑船的船夫。

  “谢,谢谢,太谢谢几为恩人了,要不是几位恩人出手救我阿穆尔,我阿穆尔今天就要死在这风暴里了。”

  老人家浑身湿透,在寒风里冻得瑟瑟发抖,人被冰冷湖水泡得脸色苍白无血色,嘴唇青紫。

  他一上来就不停朝晋安、亚里、阿丹三人道谢,当说到自己的死里逃生时,他老泪闪烁。

  晋安是靠着亚里翻译才听懂对方在说什么。

  这位老人家刚死里逃生的被救上船就不停道谢,并没有发现那些水浪并没有浇湿晋安三人,直到他抬起头看三人时,这才留意到这个细节,人一愣。

  “这位是汉人那边来的道长……”老人家微迟疑说道。

  这次他讲的是汉人的话。

  虽然发音有些别扭,比亚里他们讲汉话还发音别扭,算是能勉强听懂意思。

  晋安若有所思的看一眼眼前这位自称是阿穆尔的落水者,他呵呵一笑,主动提出道:“这外头风浪大,我们不要站在这里讲话,小心被一个大浪把我们四人全打进这沙漠海子里,我们先去船楼里再说。”

  闻言,老人家爱慕者喜色道:“好好,还是道长您想得周到,阿穆尔在这里再次感谢道长的出手救命大恩。”

  当阿穆尔来到船楼时,自然又少不得一番相互介绍了。

  好心的亚里见阿穆尔全身湿透,身子冷得不停发抖,他好心拿出多余的干净衣物,解下自己腰间的羊奶酒递给阿穆尔,已经换了身干净衣服的阿穆尔感激涕零接过羊奶酒。

  “阿穆尔老先生,你是怎么落水的?”见老人家情绪稍稍有些稳定后,晋安温笑问道。

  脸上表情和煦。

  并没有戒备的表情。

  一说到自己落水这件事,阿穆尔忍不住唉声叹气:“晋安道长你们能在这个季节出现在沙漠盆地,也是为姑迟国,不死神国来的吧?”

  “实不相瞒,我也在找姑迟国。”

  “不过我比晋安道长你们倒霉,晚上的风暴太强了,舟被一个大浪掀翻,人也跟着落水,舟上其他人也都失散…现在看来,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

  阿穆尔情绪低落说道:“要不是我拼命抱着木头,一直在海上漂着,我也绝对等不到晋安道长你们的船。”

  “哦?”晋安微微惊咦一声。

  “你们也找到了姑迟国线索?”

  “怎么有这么多人找到姑迟国线索?”

  当听到晋安的问题,阿穆尔惊讶看一眼晋安,那神色,仿佛是在惊诧说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跑来沙漠深处找姑迟国来了?

  阿穆尔先是想了想,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然后如实说道:“世人都知道,沙漠盆地里的古河道枯竭,几大古国已经灭亡千年。世人也知道沙漠盆地是干旱无水的无人区,没有活的生命能在沙漠盆地里生存。可后来,有一个活人,没水没骆驼,独自一个人神奇的从沙漠盆地里走出,没人知道他是来自沙漠盆地哪里,也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出沙漠盆地,有谣言说那个人是唯一从地狱里逃出去的死后复活的人……”

  “那个人走出沙漠盆地后,开始散布各种线索,吸引更多人进入这块沙漠盆地寻找不死神国…晋安道长你真不知道这件事?”

  说到这,阿穆尔再次疑惑看一眼晋安。

  晋安皱眉,摇摇头:“确实不知道。”

  啧啧。

  阿穆尔看看晋安,再看看船楼里的普通人,被冰冷湖水泡得发白的脸,啧啧称奇。

  “如果晋安道长你们不知道这些消息,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以前也有人在找姑迟国入口,但没有一个人找到真正入口,我有些对晋安道长你们的一路经历感兴趣了,你们是怎么找到别人花了千年都找不到的姑迟国化海圣山的?”

  晋安还在思索阿穆尔带来的惊人消息,面对阿穆尔的好奇,他只是模棱两可的随口应了句:“只是巧合运气好。”

  说完后,他抬头盯着阿穆尔:“这么说你们已经找到化海圣山的真正入口了,这座沙漠海子里真有山脉存在?”

  哪知阿穆尔摇头:“时间还没到。”

  “时间?”

  “什么时间?”

  晋安催问。

  阿穆尔朝晋安一笑,冻得青紫色的嘴唇笑起来,似乎还藏着点其它含义:“当天崩与地裂同时出现时,前往姑迟国的圣山入口就会真正打开了。”

  听着阿穆尔打哑谜,一直站在旁边好奇听着的亚里还有其他人,这个时候忍不住疑惑出声:“什么意思?怎么我听得好绕。”

  “对啊,为什么要等海下降一半才能看到?”

  晋安已经猜到答案了,他看着阿穆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说,姑迟国圣山的入口并不在海面上,而是在海里,所以阿穆尔老先生说要等,等海水下降一半就会露出入口。”

  阿穆尔张嘴一笑,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黑黄枯牙:“对。”

  亚里他们还是有些没听明白,听得一头雾水,晋安看了眼外面还在怒浪拍天的漆黑夜幕,耐心解释道:“姑迟国圣山终年被黄沙覆盖,平时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沙丘除非我们一座座沙丘挖过来,才能知道那座沙丘下是埋着姑迟国圣山,但这个办法显然非常不现实。而化海圣山这四个字就很关键了,我现在才想明白,这里的海不止是沙漠海子,还指沙海崩塌露出山脉的意思。”

  “亚里,你还记得当初我们回小丘国营地的路上,看到的那座崩塌沙丘吗?因河道冲刷引发沙丘不稳崩塌,同理,这里的风浪这么大,覆盖在沙漠山脉表面的沙层迟早也会崩塌,天崩指的就是沙丘崩塌,地裂指的就是露出山脉岩石。”

  当说到这里时,晋安声音微顿了下,眸子闪过精芒:“如果我没猜错,被姑迟国奉为圣山的那座沙漠山脉,应该就是延伸至沙漠深处,鲜为人知的昆仑山脉一支小山脉。昆仑山一直被人信奉为圣山,所以姑迟国把昆仑山一支小山脉当作圣山也就能想得通了。”

  虽然晋安说得有些复杂,但亚里他们这回总算是听明白了。

  亚里砸吧砸吧嘴:“进个姑迟国都这么复杂,隐蔽,也不知道一千年前去姑迟国做生意的那些商人是怎么忍受得了。”

  阿穆尔一笑:“亚里兄弟你这回倒是说错了,一千多年前流过沙漠盆地的古河道还没消失,那时候的商人去姑迟国做生意其实是很方便的,他们不需要像现在这么费力找姑迟国圣山,货船一路顺风就行。现在是因为姑迟国消失,古河道也消失,所以我们只能借助‘化海圣山’这唯一的模糊线索,在沙漠里寻找姑迟国位置。”

  哦?晋安嘴角微翘的看一眼面前的阿穆尔老人:“阿穆尔老先生看起来对一千年前的古人知道得很多,我都差点怀疑阿穆尔先生是不是活了一千多年,以前曾给姑迟国做过生意了。”

  晋安这话让阿穆尔脸上笑容一顿,然后重新恢复正常神色的摇摇头:“晋安道长说笑了。”

  晋安一本正经的严肃脸:“我没在说笑。”

  阿穆尔看一眼晋安,一时间没敢接话。

  哈哈,晋安突然放声一笑:“好了,不跟阿穆尔老先生说笑了,我之前的确是在说笑。”

  阿穆尔:“?”

  要不是现在还是寄人篱下,估计他早已破口大骂晋安有病了。

  晋安不再开玩笑了,好奇问出心中一个疑问:“阿穆尔老先生你和你的人找到了这片沙漠海子,那你们又是从哪里找到能进海子的船的?不要说你们是一路扛船进沙漠的。”

  此时船还在随着浪头上下颠簸剧烈。

  一辈子都只生活在干旱沙漠里的人,哪里遭过这种罪,亚里他们几个人一直压着胃里里的翻江倒海,精神萎靡,偶尔喉咙咕咚滑动一下,强压下吐意。

  阿穆尔并没有马上回答,认识反问一句晋安:“不知道晋安道长你们这艘大船是怎么来的?该不会真是一路扛船进沙漠的吧?”

  阿穆尔看着晋安。

  晋安看着阿穆尔。

  两人突然同时哈哈大笑。

  小奸巨猾的晋安,脸上露出天真无邪的耿直灿烂笑容:“说出来阿穆尔老先生先可能不信,我这人天生神力,我还真是从康定国一路扛着船出阳关进西域,一直扛船进这里。”

  “?”

  “!”

  阿穆尔两眼呆滞的愣住。

  他见过厚颜无耻的。

  但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这话分明就是鬼话连篇,在糊弄鬼呢,谁会真信了你的鬼话。

  “晋安道长可真爱说笑。”阿穆尔差点被晋安的话憋出内伤吐血,他憋了半天只说出这么几个字。

  晋安:“有多好笑?”

  阿穆尔:“?”

  阿穆尔并不打算再接晋安的话了,他发现面前这个汉人道士好像脑子有点不正常的样子,于是他自问自答的说道:“我们的船是砍倒胡杨木做的木舟。”

  说到这,阿穆尔突然神神秘秘的压低声音:“晋安道长我看你们这艘船,很像那些沉没在枯竭古河道里的老商船,你们找到这艘老古董的老船时,有没有发现到什么特殊动静,看起来有点不干净?”

  他压低声音说话时,还转头四处望望,仿佛在防备着谁会偷听,而他防备的正是脚下这艘古船。

  “什么特殊动静?你见过跟我们这艘一模一样的船?”晋安来了兴趣。
白骨大圣最新章节http://www.lwxsw123.com/baiguda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这个北宋有点怪我真不是触手怪啊开局签到: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全能建造师民间黑科技大佬人在忍界,演绎神话降临我在繁星记录异闻妖魔鉴定手册从天后演唱会出道我女友可不止漂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