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诸天演道

第475章 单手伏雉奴!

诸天演道 | 作者:鹿食萍 | 更新时间:2021-01-14 06:14: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万界的超级博士一品容华农家小福女女教授的日常小男友剑仙三千万极限警戒我有科研辅助系统万界征战之红警篮坛狂锋之上帝之子
  在太平郡主被抹杀在了洛阳府的瞬间。

  于广袤的人间道之京城长安。

  在皇宫的另一重行星别宫内。

  “太平!我的太平!”

  一身白衣,圣洁出尘的武媚娘猛然心头剧痛。

  “是谁?”

  旋即,双眼充血般,死死地盯着洛阳府那里:

  “究竟是谁胆敢杀我儿!!”

  太平郡主是她和李治的女儿,也是最疼爱的女儿。

  在太平郡主死的第一瞬间,武媚娘便有感应了。

  纵然她是西天弥勒托世,然佛教修行深处,无男女相,皆是六道最高之天人化生,化为武媚娘之后,入了俗相,太平便就是她诞下的血脉。

  她身上不光有李唐龙气,还有西天佛国气数所在。

  “尊者,晋王会为太平报仇的。”

  日光菩萨在宫中显化。

  但一双佛眸,也是闪动之间,有浓浓的低沉之色。

  很是震惊。

  显然,太平死的太过于急促。

  他和武媚娘对这惊天意外的发生,都没有准备。

  而阴沉更是因为,太平郡主和李治,乃是他西天灵山针对于想要入侵大唐人间界的重要棋子,如今少了一颗,对两位教主的计划影响到了。

  然而武媚娘此刻,已经宛若化身修罗,手指捏爆了面前虚空,凄厉大吼。

  “杀!李治!不管是谁!给我杀了那人!杀了他啊!!”

  为了不使得弥勒身份暴露,弥勒一直有所压制,所以在武媚娘的身上,一直是人性更大于佛性!

  武媚娘心神冰寒,素白如玉的手指,紧紧握紧,于心神之中感应晋王李治。

  嗓音森冷至极,厉吼道:

  “为女儿报仇!”

  ……

  轰隆隆~~

  洛阳府上空。

  无尽肆虐的气流和神力在争龙界之中翻腾,仍旧难冲散那被一剑两断,而后浑身炸裂的太平郡主死亡之强光。

  本是无比壮观的景象。

  然而于这一瞬间的侯府内。

  重新站起来的蓝采和如同化作了一尊雕像,面色呆滞,看着面前上空那一负手背对他的年轻道人:

  “这……”

  这道人身上的气质,那般的熟悉。

  “道祖!”

  两个极其伟大古老的字眼,无声无息之间便占据了他的灵魂,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他幼年时为渔翁孩童,入道祖圣地得逆天造化。

  虽对外人称,他是为道祖显圣传承八人之一,外人也如此认为。

  但蓝采和实际上从来未曾与道祖李耳有过接触。

  更不必说见过道祖的真身。

  如今在洛阳侯府即将覆灭之际,那虽然被自己给予希望,认为能帮助侯爷度过的木塑,竟真的显化了逆天神威。

  这太过震撼了!

  因为在蓝采和的预想之中,那道祖显圣赐下的事物,终究不会脱离神功异宝的范畴,如那黑色的游鱼,可能的确会有强大的威力。

  但他怎么都不能想到。

  这木塑和游鱼,竟是将这祖师爷的真身都请下来了。

  这位现身之后。

  竟轻描淡写的将当朝驸马薛绍,甚至于那太平郡主尽皆抹杀在了这里。

  对于前因后果看得无比清楚的众多仙道强者,各自的心神也为这惊人的一幕狠狠炸开。

  看着争龙界里的那位着黑白道袍的年轻道人。

  “这就是洛阳侯李玄从道祖圣地请回来的……那位?”

  即便是如此,他们也对陈希象随手抹杀薛绍和太平的举动,无比的吃惊:

  “虽说争龙界之中,生死有命,等同于签了生死状……”

  却仍旧是骇然于这道袍存在的心态。

  视圣人嫡系血脉的生死,如微尘,说杀就杀。

  更是当着镇压天下九道之一的晋王爷的面,杀了他的女儿和驸马。

  就在蓝采和和这一众洛阳仙神还未失神太久的时候。

  轰隆~

  突有一股可令九天惊震,让八荒颤抖的无上神力,带着一股不朽不老的疯狂怒火,从争龙界覆盖而下。

  “死死死死死!本王要你死啊!!”

  那是从争龙界之外的现实界穹天上压下来的一掌。

  手掌无比巨大,掌纹清晰,如若山川地理起伏不休,更似一只巨大的龙爪探下。

  正是目睹了驸马薛绍和女儿太平之死的大唐晋王李治,若疯魔般出手!

  掌力压爆了天穹,恐怖的金仙级数之力扩散八方。

  让洛阳侯府的蓝采和顿时浑身僵硬,感受着这好似一方大宇宙塌陷过来的怒火,灵魂都冰凉一片。

  金仙圣王的怒火!

  这种级数,已然是如今人间界各种老巨头不出世时的天下绝顶存在。

  便是连洛阳府大地上的众多仙道强者,以及兆亿生灵都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如同天公发怒的恐惧压迫感。

  那一掌之下,顿时人间道的广袤大地都在与之共鸣。

  昂~~

  似有无穷龙吟之音波,在大地上浩荡卷动。

  “皇极惊天十变!”

  感受着盛怒到疯狂的晋王李治这一掌之中龙气。

  无远弗届,压得芸芸众生都抬不起头来。

  这正是当今时空之中的那位‘圣人’所创之至高经书《皇极惊天变》。

  此经书便是在李唐皇室之中,能有资格修行的皇子,也只有寥寥几位,乃因这部经书是为圣人糅合诸天万法,所创立的无上绝学,号称为圣唐第一功,攻杀无敌。

  传闻圣唐如今能有天下九道之无尽疆域,便是圣人当年以此神功,从混沌鸿蒙之中抽取物质,演化出来的天地苍穹。

  而距离最近它显威的一次则是,在万年多以前那异时空诸天仙佛降临的时候,圣人于长安城中踏步而出,只随手一记,便让那异时空之中的一尊持七彩树枝的至高强者重伤。

  晋王毫不犹豫的施展出了这一圣人惊世绝学,显然是怒到了一点,不顾了一切,也要为女儿报仇,杀了这年轻道人。

  因其施展了圣人之至高无上绝学。

  人间九道,都有异象。

  无尽大地的长空间,有无穷金黄色的气流,带着极尽尊贵的霸道意志,汇聚成为兆亿长龙,一起咆哮向了争龙界。

  “发生何事?”

  于长安之中,立即有许多圣唐的王公心有所感,纷纷变色,起身出现在了长安天穹上,看向了洛阳府的位置。

  “那是晋王爷,竟使出了圣人的无上绝学!”

  “此功法除却圣人之外,任何皇子施展,都有极大代价,便是修习此功最为深厚的太子,都不会随意施展……晋王这是被什么刺激到了……”

  皇极惊天变对修习者要求极高,非圣人的嫡系血脉不可习。

  同时更需要有沟通鸿蒙混沌的天赋,因鸿蒙混沌之气霸烈,要想驾驭极其艰难,听闻纵使将此法修持的最强盛的太子,也不会轻易施展。

  感应着这股圣人的无上绝学,再现世间。

  “嗯?雉奴……发生什么事……”

  便是于无尽恢弘尊贵的皇宫东宫中,那位负责在圣人登天后监朝的太子殿下,也于宫内微微睁开双眼,露出异样之色。

  待到凝睛看去,眸光剖开层层空间,望见了那金色龙掌之下的洛阳侯府,以及一尊掌下的年轻道人。

  微微蹙眉:

  “道祖神灵?”

  他一眼就看出了在那年轻道人身上的无尽香火之气。

  正是圣唐以道开国,奉道为国教,封李耳为圣祖,而致因受到无尽香火供奉于那太清宫之中诞生的一尊香火神灵。

  太子心念微微转动,伴随着眸光看见的那洛阳府上空飘散之太平血气。

  已然明白了前因后果。

  再看到几乎疯魔般为女儿报仇,不惜施展皇极惊天十变这一无上禁术的晋王李治。

  “以雉奴你在皇极惊天十变上的修行,疯了般施展此功,便是杀了那香火神灵,自身也会承受极大代价的反噬……”

  他却是脸色平静。

  似有一种,明知道以晋王李治的火候,施展圣人绝学,会难以承受接引混沌之力带来的反噬。

  却也无动于衷。

  甚至有几分,想看到这样一幕的心态。

  ……

  李治施展出圣人绝学,带动天下九道龙气汇聚而来,让人间九道的一些隐藏中的修士,甚至包括从佛本时空坠落过来,隐在暗中的三教金仙级数。

  都于这一刻纷纷睁眼,看向了洛阳府那里。

  轰隆!

  那一掌直接印入了争龙界之中,将恐怖的能量隔绝在外。

  但即便如此,还是能让诸多存在,清楚的看见那汇聚了无穷龙气的李唐圣人绝学,拍落在了陈希象面前。

  咔嚓嚓~~

  陈希象身躯周遭的一切虚空全都在这一掌之下破碎。

  呜呜~~

  有无尽混沌之气,朝着他淹没而来,形成了混沌大浪!

  于陈希象的目光之中。

  更是仿佛看见了施展这一式的人,并非李治,而是那尊屹立在苍穹之外的李唐圣人,一尊可令诸天万域来朝,奠定了五步圣唐时空的强势帝皇!

  这种沟通混沌的绝学,让即便是不死的金仙都要胆寒,因为其可以让他们的不朽本源,都为混沌所镇压!

  然而面对这绝对能够一击重创,甚至宰杀任何金仙的无上绝学。

  陈希象却是在无穷目光中。

  单手在后。

  似对这李唐圣人的无上绝学之威不以为意。

  呼~~

  但许多目光都在刹那为之一变,只因看到了在这一瞬间,于陈希象单手在后同时,他另一只手的掌心之中有一条黑色的游鱼,被其握在掌中。

  伴随着其五指合拢。

  嗡!

  霎时让这圣唐人间九道的许多规律道则,瞬间为之紧绷!

  “什么?”

  于京城之的那座行星宫苑里的武媚娘,顿时变色。

  “那东西是!!”

  震惊情绪,甚至盖过了丧子之痛。

  不是她一个脸色大变。

  一些于佛本时空的降临过来,躲在暗中的三界金仙,亦是同时失声:

  “居然……是那件至宝!”

  ……

  嗡~~

  于陈希象掌心合握黑色游鱼的刹那,那李治掌下垂流的无尽混沌瀑布之气,刹那间定格在了时空之中,不再流动。

  “怎会……”

  晋王李治的眼眸深处怒火都跳跃了,浮现不可思议。

  圣人无上绝学的最强之处,便在于从鸿蒙混沌之中汲取力量,镇压一切后天力量。

  却竟然在那黑色游鱼面前,被克制了。

  让他一掌之威,如同锋利的仙剑,变钝了不止一成,只剩下浑身巨力形成的掌印。

  呼啦啦~~

  伴随着陈希象身上猎猎发响的道袍声里,他捏出了一个简单的拳印,朝着晋王李治缓缓推了过去。

  身如开天辟地之神,平定混沌!

  顶天立地的一个道袍巨人,出现在了一切关注在这里的强者眼帘。

  轰!

  一拳平击过去,无尽混沌之光在拳下消弭,似乎拳心之中捏藏着一方大宇宙的奇点,在这一瞬轰然爆发!

  无尽璀璨的光芒,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

  而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则是陈希象一身三世不朽仙王修为,无穷血气的咆哮,似乎无尽神魔一起在他体内发力,力量何等强横!

  同样,就算是失去了混沌之气的锋芒,以晋王李治这尊天下九王之一的修为,也不是任何人好相与的对象。

  拳掌交击。

  恐怖的威势和能量,如同毁灭宇宙的无量天灾般,形成飓风,从争龙界内部浩荡而流。

  下一瞬!

  咔嚓!

  那用来防止能量外泄的伤及人间的争龙界壁垒,被恐怖的足以开天级威势扫中,瞬间出现了无穷裂纹。

  呼呼呼~~

  一股骇人级的狂风从大界之中呼啸而出!

  令洛阳府之外,足足三百府地齐齐震动,甚至于大地之外的无尽汪洋中,也瞬间卷起滔滔浪潮,浩浩滚动八荒!

  “镇!”

  在这一刻,陡然于穹天大地之间,传来一股极其威严的声音,瞬间稳住了大地。

  这是天下九道之中另一位圣唐王朝的王爷出手。

  却在镇住大地,稳下余波之后,快速看向了那争龙界之中。

  到了金仙不朽这一级数,力量的碰撞,是不可想象的。

  轰隆隆!

  两股金仙级数的力量,意志,乃至大道,在瞬息之间,不知道碰撞了亿万次。

  “不可能!”

  突有一声无穷愤怒的大吼,蕴含着不甘和极致杀意憋屈,咆哮而出。

  只见那轰然碰撞的拳掌之上,好似苍龙巨爪般的李治之手掌和手臂,瞬息之间流淌出无穷真血。

  于这一声咆哮之中。

  咔嚓嚓!

  那紧握太极阴鱼的陈希象五指捏拳,挟带着无匹神力,霸道而又强势打穿了李治的手掌,继而……

  贯穿了其手臂!

  陈希象自身本就是金仙这一级数之中的无敌存在,又有太极图这一混元级数的至宝残片,手握着它,拳力之强横,便是太乙之数的金仙到场,也要心惊,遑论李治。

  滚滚拳力渗透而过,沿着李治的这一式手掌神通,直接出现在了争龙界外的李治真身手臂上。

  砰!

  令其真身肉体的手臂,也同时炸开,爆出漫天金黄色的血雾。

  让这尊天下九道之一的王爷,圣人嫡子血脉,永久的失去了一条手。

  这一拳威力到此才算结束。

  然而,陈希象的动作,却才只是一个开始。

  他于争龙界中,负手在后,一步迈出。

  踏!

  令九天长空齐齐一震,出现在了外界李治真身的头顶。

  仍旧是单手背在身后的姿态。

  只一只手再次朝下贯穿,直奔着李治的头颅拍击过去!

  “住手!”

  在这无比紧急的一刻,于东宫之中的太子,终于开口了。

  他最多只是想看到李治

  声音扩散人间九道三千府。

  他替圣人监国,身上自有圣唐气数加持,一开口,便如整个无尽广袤的茫茫疆域都为之附和共鸣,在朝拜‘圣人’。

  哗啦啦~~

  长空之间,亦是有圣唐时空的无形秩序听令,形成了道道锁链,给陈希象施加禁锢。

  咔嚓!

  然而这些禁锢还未曾加身到陈希象身上,便被那太极图所释放出的无形道气,冲散的不能靠近。

  混元级数至宝护身,万劫不磨,诸法不侵害。

  虽然太极图尚未圆满,但这些被调动起来的天地秩序,却也不是真正的圣人出手,如何能够加身于他。

  被一拳轰烂手臂后,又见到陈希象一手负在身后,另一手朝着自己头顶拍过来。

  李治在这一刻,感受到了一股脊柱发凉的寒意。

  竟……

  是死亡临身的感觉!

  “你,本王乃是圣人嫡子,你敢杀本王,你这个大逆……”

  李治仰天大吼,瞳孔剧烈收缩。

  却是话语都未尽吐出,便被陈希象无视了圣唐太子制止,仍旧一掌拍落的无尽掌风压迫的灵魂都凝固,只剩下眼前那遮蔽一切的大手,覆盖而下,霸占了他所有视线。

  伴随着一道淡漠的声音传荡天地之间。

  “在吾面前说大逆,目无祖宗,不孝的畜生。”

  大手按下苍穹,按在了那里。

  轰!

  无尽气流塌陷,虚空如浪涌四方。

  大手狠狠地拍在了李治的头顶,直接将其头颅拍炸了。

  一瞬间,天地死寂一片。

  各双望向这里的目光,全都凝固了,浑身寒毛立起,不敢相信所看到的。

  
诸天演道最新章节http://www.lwxsw123.com/zhutianyand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柯学捡尸人诸界之深渊恶龙足坛大师进化录老板,我就修个仙穿越红楼去修仙成神祗的我在聊天群传道吞噬星空之道尊漫威之绝对交易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诸天之杀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