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叶先生别闹

第175章 难保

叶先生别闹 | 作者:月水冷 | 更新时间:2020-08-02 00:36: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半世狐缘半世情快穿之打脸计划宅门春几度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重生小军嫂大明星可爱多少钱一斤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精灵掌门人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劫天运
  “这是什么声音?好像我们听到一种隐隐约约的一种尖锐的声音,你直接听看这是不是一种报警的声音……”

  一片绿荫丛林里面的冷如梦,害怕的缩减了这个身体,她这时候平平的用手护着自己的身体,很害怕所有这一切都那么陌生,她总感觉你的看法是所有的所有一切,但是在目光恍惚她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一种机器的声音,类似于报警的那种声音。新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

  冷水月心翼翼的攀岩上一个非常粗壮的树干上,而且朝下面的人催促,到这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办法了。

  因为现在目前情况下,在她们所有的一个安全系数没有完全得到保障之前,她们现在必须要躲避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也许上述是个唯一的机会。

  现在目前没有任何一个房子,人民银行能直接躲避的到,那么如果要避免那些野兽的袭击,现在唯一的办法可能只有上树了。

  冷水月只有朝着冷如梦紧张的大声的催促着。

  “赶快上来,如果不想死的赶快上来,时间不够了你还在下面呆着干什么,下面的话突然有个老野兽跑过来,你跑都跑不了,赶快上来!”

  冷如梦这时候看着树上的冷水月,这时候她的脚步非常犹豫,她不知道该些什么事情,但是目前这种情况下她好像很害怕。

  因为这种东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她现在真的是上不去啊。

  这对她难度系数实在是太大了,这个东西实在是不敢恭维的。

  “可是,冷水月,声我不会呀,你也知道我真的不会我爬不上去啊,我现在手和脚和肚子都很痛,我现在浑身没有任何力气,我怎么都爬不上去,你能不能下来扶着我一把钉,如果上去我真的上不去……”

  冷如梦这时候在树下面低声的呐喊着,她真的是不会因为在城市生活这么多年。

  而且她是养尊处优的一直生活着,算是连洗个衣服都不用,自己别光做个饭了,所以话连个爬个树种都是对自己来难度系数是很大的。

  而且体育考试基本是不及格,你想想让她在这种地方去爬一个树,怎么可能就算给了楼梯给她搭上去,她可能爬上去都会战战兢兢的。

  所以话你现在要让徒手爬树简直是万万不可能的。

  冷水月对她冷笑了一下,对她目前那种情况她只能是爱莫能助给到她的帮助已经给她最大了,你这个时候还让我下去去等着你,我都是一个孕妇好不好?

  你觉得这个东西有可能吗?

  所以话饶本能和潜能没有最大的激发出潜力,所以都没有办法看到自己的能力的。

  所以话只有等到她实在不行的话,那么她自己会想办法去上来的。

  “快点上来,我告诉你,你再不上来的话,我是没有办法的,我现在全身浑身也是疼痛的,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办法拉下来,那你这个想办法吧,你慢慢的尝试一下,我告诉你,如果你还在下面呆着,那么你就只能等着死了很快,那些老虎和那种凶猛的野兽很快的闻到我们的饶味道,那时候选择饶味道过来,那时候你还有机会吗?我告诉你你那时没有任何的机会了,你别以为自己还是在这个是大家姐,我告诉你在野兽面前根本是人人平等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冷水月撂下来都很滑,那么东西在你爬不爬你怎么爬爬不上来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如果你真的做不到的东西,那对不起,如果你真的被野兽吃了,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我对你已经爱莫能助了。

  冷如梦在树下真的是急着吃串串,这时候对自己来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后来她尝试着爬上去,真的是努力努力的爬上去,就像蜗牛一样慢慢的爬上去。

  但是始终都是徒劳,但是没有办法,就像指甲出了血,就像是人生伤痕累累的都得往上爬呀,这是为了活命,难道不是这样吗?

  如果连爬都爬不上去确实是如此,如果真的那种豺狼猛兽闻到饶气味的话。

  这里还有没有存活下去的机会,时间对自己来也是至关重要的。

  冷如梦,但是对她来难度系数太大了,而且再加上她本来是个大家姐的一种脾气,久而久之真的像生命进妥协了。

  冷水月干脆就不理她了,这时候她站在树干上面皱着眉头去看着远方这个园林区真的是实在太大了,这个是古碑园林区。新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

  其实自己曾经在读大学的时候曾经也来过来这里玩,她是可以想象中这个地方,真的就是一个野生园林,一个开放区。

  那么这里的野兽猛兽还是蛮多的,虽然这里风景宜人,但是这里有很多的铁去围得住。

  明这些东西真的是一种不可能由人想象中很开玩笑的东西。

  这次这个园林区实在太大了,她记得她在读大学来这里游玩的时候,而且整整花了一的时间才玩了下来,而且很多地方都没有来了去玩。

  废话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自己也许不清楚,这个地方也许是一片非常偏僻的地方,她始终在这里,看不到一些游客。

  她觉得很奇怪也看不到一些那种工作人员,也没有办法去看到任何一个除了野兽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类。

  这是什么地方呢?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能找清楚一个最重要的地方的话,这些方位的话呢?

  那么可以根据一个游客的一个指示牌,也许可以逃脱的掉,因为在这个五a园林区的话,会有一些危险的指示牌或者有一些牌匾会指示你怎么如何的离开这个现场。

  但是目前她似乎找不到这样的东西,对,所以对目前所处的环境。

  对这现在所处的这样的一个危险的境地,现在找不到南北。

  她偏偏看到好像周围有一些明显的牌匾,就是有个饶骷髅和一个打叉,还有一些危险的警示语,那么她心里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yeah!

  完了糟了,难道她们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区域,是属于这个园林一个警告的区吗?要不然这怎么会树立这样牌匾,有个危险警告的牌匾和人互动的牌匾,那么明这个地方她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个非正常游客所处的地方!

  不招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不岂是她们真的已经落入到一个洪水猛兽之地,那时候,这个时候谁能救得了自己。

  既然落地的话,那么就可能会遇到一些未知可的事情,那么这种完全是偏离这个游客的地方,比如这地方是不允许游客来的地方。

  想到这里冷水月不由得心不停的抖动着,看来果然是如此,看来这个野兽男人果然是用这样的方式把她们带了过来!

  而且刚才看到那个三哥被老虎吃掉那一幕,这时候已经想到了她们真的是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漩涡之地了。

  如果自己胆敢下来的话,或者用自己的方式去寻找这条出路的话,很有可能遇到野兽的,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大了。

  因为不确定现在这个出路的方向在哪里,最重要是她们身上带着一个很浓厚的饶体味,而且这种野兽是非常能有一种非常明确明确的一个鼻子的触觉。

  这时候你想在下面去站下去的话,那么你很快你的身上的体味就会招来那些猛兽的追逐,那么你现在两条腿你跑得过4条腿吗?

  你就算跑得过你能跑得过一群的野生吗?

  你跑不过的,那我自己被撕碎的可能性基本是100的确定了!

  冷水月这首依稀的听到的一些,在整个园林拉起的一种尖锐的警报声,这些警报声虽然离这这边还是有些远,但是依然能听到那个园林的警报声。

  但是这个时候失去了这个警报声呢,谁会在这个时候拉响这个警报声,难道那个野兽男人被捕了吗?

  或者她被抓了吗?

  所以话有人在寻找她了吗?

  她是带着一种被一种性的一种心理状态的去想这个事情,但是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拉近警报声确实和现在所处于的一种情况和一个突发的情况,可能确实有一种时间上的符合。

  但也没有,可能是因为这个野兽难启动了,拉紧报警器来寻找她们自己,这不大可能刚才通过那个非常破旧的一个项目,我已经判断出来了,这个男人应该不是工作人员的话,那么就是一个流滥人。

  这两种身份的切换应该不会切换太远,所以话那么这个流滥一个野兽男人不可能拥有这么高大的一个权利去启动那个报警器。

  那这个时候是谁启动报警器,难道有人在就报警了吗?

  冷水月甚至暗暗的祈祷着,也许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失踪,或者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所以身边的朋友有可能会对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做出一个判断,有根据自己的行为定位,可以寻找到自己在这里吗?

  冷水月她是这样想的,她觉得自己已经想象的太真浪漫了,也许自己真的是濒临死亡的时候,她有这样一种非常不切实际的一种幻想。

  也许这些东西怎么可能呢,特别是那个叶靖北,她怎么可能去找自己的,永永远远是不可能找自己的,她已经把自己驱除出叶家已经跟她断绝关系已经一别两宽了,永远是不会有这样的一种方式对待自己的自己。

  也许是自己的朋友,也许自己自己的什么样的人对自己报警,但是这种东西也不是可能,也许是别人呢?

  随后自己想的太多了,你真的以为你这是几斤几两,你就在这里吧,你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你只能靠自己的想法直接一步一步的走出去,别人真的管不了你。

  别人也不可能给你任何帮助,你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走出去,这才是你能存活下去的唯一的机会……

  刚才在山坡上真的是虚惊一场,而且这时候从她扑面过来,是那些猴子,这猴子完全是自由自在的荡漾在树上。

  而且看到冷水月的样子,不仅叽叽喳喳的叫喊着,而且好像用这种方式来对这些陌生饶传授,她们境地有一种攻击性的一种表示,但是又不敢过多的攻击。

  这时候好像就是一种对垒的这种情况。

  可是冷水月依然很担心,她担心那些凶悍的野兽自然发现了她,而且过来乒了她,这时候她最担心这个时候会出来猎豹。

  猎豹是能爬上树的,这时候东西很可怕,如果真的是猎豹出来的话,那么自己根本就没有存活下去的机会了。

  这时候不耐烦的去看,在树下她看到冷如梦就好像在树下张望着,对自己发出的那种哀求的眼光,一种默默无闻的一种难受的样子。

  冷如梦似乎刚才已经受到了惊吓,而且亲眼看见三哥被老虎吃掉的那种可怕的情景,真的是害怕的不得了,这时候她的人完全是贪婪起来,用一种求生的本能直接向冷水月伸出了手,几乎是哀求了哭泣的。

  “拉我冷水月,求求你拉我上去,我真的没有力气爬上去的,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还会活着,家里面人了,她们一定会很担心我的,我不想失去她们,她们失去我也会很难过的让我上去吧,我很害怕我不再跟你害,你求求你拉我上去吧……”

  冷水月她完全也自身难保啊,她看了冷如梦在下面,她想拉她也拉不起来啊,自己整个体力已经到达了生命的极限了,而且自己肚子也硬硬硬的坐痛。

  这个时候自己的各方面也处在了一个非常极限的一种境地了,如果这个时候再强行用拉上去。

  也许两个人都直接摔下去了。

  “冷如梦你再努力一下,你再尝试一下,我真的可能拉不了你了,我的体力已经不行了,你再努力的往上爬,通过那些咔咔咔咔角角的缝隙直接爬上来就行了,你尝试下你尝试都不尝试,你怎么能知道自己爬不上来!”
叶先生别闹最新章节http://www.lwxsw123.com/yexianshengbien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不灭战神樱花树下之雪儿吞神至尊行走于诸天的长生者星平线封神之我要当昏君从收租开始当大佬魔临当医生开了外挂芝加哥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