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我成了仁宗之子

第八七六章 严重

我成了仁宗之子 | 作者:布袋外的麦芒 | 更新时间:2021-02-23 20:39:5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诸天从西游开始我在凡人科学修仙诸天以剑问道超凡之主我有虫洞连地球我真不是大魔王朝为田舍郎镇守府求生指北强化医生古神养育者
  内阁没有傻子,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真要发生官家所说的情形,想想都让人发毛。

  河北道二十四州,每一州都有产业作坊。从水泥、玻璃,到羊毛纺织;从农具吃食,到民用马车组装;可以说是囊括了国朝新兴产业的所有。

  而由于这些年北辽汉人南逃风气的形成,越来越多的工坊主愿意使用那些南逃者【零零看书00kxs】,河北道还有优势······

  在当初工坊城出售工艺时,朝堂也曾有人提议将河北道排除在外,很快就被压下去了。

  当初的内阁里,韩琦、文彦博都曾任职河北道,门生故旧遍地。

  而庞相河北道,官家最为看重的老六家,王家也是河北道的。朝廷根本就不可能杜绝河北道发展产业。

  王安石当时也有考虑……本来南北相公的争议就一直有,不得不任凭官家做主。

  到了今日,出现了这样的形势,官家又会怎样想?

  赵曦没怎样想,或者说,赵曦希望是如此。

  有恒产者有恒心。地主之所以对改朝换代无所谓,是因为土地损害只限于收成,而不会损害根本。

  而产业不同,一旦战火损害产业,那是不可逆转的。

  只有河北道有让人在意的产业,在对辽作战,甚至改朝换代时,整个权利阶层、地主阶层才会真正的跟朝廷同一个立场。

  就如现在的情况,只要是河北道的臣工,在国朝与北辽的态度上,绝对是强硬的,而朝廷的诏令也会不折不扣的执行。

  事情果然很严重…~

  在议事后,也就是朝廷下令清查河北道的逃民工匠数量,并责令驻军与地方联动,确保产业稳定诏令下达后的第三天,朝廷接到了陆家大匠以及五十几人劫匪被全歼的奏报。

  可惜,都是死士,五六十人,居然没留下一个活口。

  “舜臣大意了~…”

  “王将军布防边境,与北辽骑兵对峙,倒不是王将军之过。能部署全歼贼人,同时兼顾边境,还得配合地方州府清查细作……”

  章惇对王舜臣的喜好一点不掩饰,对于王安石对王舜臣的定论直接反驳了。

  别说是军伍围追堵截,即便是朝廷刑部、提刑司报案,也防不住死士求死。

  就是皇城司也不敢保证能防备住死士求死。

  “老夫无意对王舜臣定论,局面错综复杂,即便是朝廷,乃至我等内阁也难以看清楚全局。”

  王安石只不过是感慨而已,倒也不是要让王舜臣背锅。

  “相对于整个河北道的情况,陆家大匠的事反倒不算严重,好歹是有个结果。”

  “不管怎样,五六十贼人全歼,国朝的工艺未流出,枉死之人也得以瞑目。”

  “诸位,据市易各衙门的奏报,截止昨日,整个河北道失踪的小工和大匠,合计达一千四百余人…~这才是大问题呀!”

  这还是朝廷诏令下达后第一天清查的结果,谁都说不清最终会是怎样一个混乱的局面。

  吕惠卿也感觉有点触目惊心了。

  这时候,内阁已经没人再去想什么战事了。很明显,从陆家大匠企图逃走,到劫狱,并边境陈兵配合…~整个就是一个大的谋局。

  这个谋局可能北辽已经筹划了许多年了。

  北辽所谋的,是国朝这些年富裕起来的根本…~产业发展。

  水泥筑城,马车与战车区别只有钢材,棉花纺织和羊毛纺织等等,不管是那一项被北辽获得,后果都不堪设想。

  而吕惠卿所说的数据…~

  “怎么多?”

  吕公著以为最多三五百而已,这只是第一天的数据呀!

  这不是他分管的事务,突然听到也有些惊讶。

  “只会更多!户部统计了这些年来河北道为南逃者落户籍的人数。截止今年,总计三千六百四十五人。”

  “在这三千多人中,到底有多少是细作,根本无法确定。这还不包括未满三年不得落籍者……”

  韩缜在官家诏令拟定后,就着手让户部统计数据了,这是参考,得做在前面。

  “河北道二十四州,三千余人,每州百十人…~不算多。”

  “相对于河北道的产业规模,人数倒不算多。这一次即便是没有战事,对于河北道的产业也是一次打击呀!”

  “或许朝廷应该延长落籍年限,让各地方州府对新雇工实行统一管理,借用工坊城的集中居住模式,在各地建立规模化的产业区域,实行军事化管理……”

  “地方州城本就是集中居住地,难不成让驻军承担监督雇工的职责?”

  “那倒未必,就如工坊城一般,组建各地产业的护卫军……”

  “国朝现在本来就是丁口不足的现状,就连招摹新军卒都比往年有困难,实在不易再次分散丁口了。更何况,朝廷必须确保农耕事务不得耽误……”

  现在的内阁议事,越发平和了,也都是围绕着一个问题讨论,不再旁征博引的东拉西扯,也没有了早年那种针对人身攻击的做法。

  不过,好像现在不是讨论如何善后处置的问题,虽然发生战事的可能性不大,但一样不可以掉以轻心。

  还有就是,现在最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处理现在的情况……

  “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发生这样的情况,内阁也不敢随意处置了,咱们还是向官家奏报吧!”

  这是这一届内阁接手以来第一次危机处理,也算是他们这一届内阁最大的事务。

  相对于现在的这情形,所谓的商业法令,倒真不是什么大事了。

  河北道的工匠逃跑这是现象,而本质是河北道接下来因为工匠逃跑所导致的结果。

  若那些逃跑的工匠无关紧要还好说,若是关键岗位,恐怕真的会导致河北道的产业受损。

  同样,朝廷在河北道的税入也肯定会受到影响。

  这时候,如何杜绝那些工匠逃北出境当然是首要的事,朝廷也应该考虑下一步如何应对了。

  这些都需要跟官家言明,也需要官家决断。

  ……

  “这个数据倒不算太意外,朕有预料。目前只是失去联系……出境的数据有没有?”

  “回官家,朝廷暂时未接到边州的奏报。”

  


  
我成了仁宗之子最新章节http://www.lwxsw123.com/wochengliaorenzongzhiz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霍格沃茨开始的军火贩子开局人间体西游签到食妖记资质平平赵有财我儿快拼爹末世来信从混子到世界冠军柯学魔法师我有万千技能点从经纪人到大娱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