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墨唐

第九百五十章 最大的阻碍

墨唐 | 作者:将臣一怒 | 更新时间:2020-03-30 21:49: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万界的超级博士一品容华农家小福女女教授的日常小男友剑仙三千万极限警戒我有科研辅助系统万界征战之红警篮坛狂锋之上帝之子
  “墨家将会公布青龙真药的配方!”

  这个消息轰然在长安城的传开,所闻之人不禁一片哗然。

  “太好了,这样青龙真药就不会如此短缺了!”不少患者闻言喜极而泣道,青龙真药极其稀少,哪怕已经是五百文一支,依旧是一针难求,墨家公开青龙真药的配方之后,定然会有无数人仿制,如此一来青龙真药的数量定然会激增,不会再出现短缺的现象了。

  “据说墨医院中,一针青龙真药就要五百文,墨家这可是舍弃了一座金山呀!”也有人不禁咂舌道,悄然为墨家算了一笔账,不禁吓了自己一跳,墨家损失的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有消息灵通之人摇头道:“你以为墨家子傻呀!据说墨家子用青龙真药换来朝廷的专利法,日后无论谁生产青龙真药,每一支都要给墨家半成分子,墨家虽然失去了独霸青龙真药的机会,但是却可以坐地收钱,赚得同样不少。”

  众人点头,虽然知道墨家坐地收钱并不少赚,但是任谁都知道相比于独霸青龙真药带来的利润,半成分子的专利费恐怕有些不够看了。

  “要是我也有一门独门专利那该多好呀!”

  一时之间,青龙真药和专利费成为长安城最为热门的话题。

  “专利费!我不如墨家子多也!”公输家中,公输鸿看到墨刊上关于专利费的介绍,不禁感慨道。

  “所谓专利费不过是墨家子为了保住青龙真药妥协的产物罢了!想不到连堂堂墨家子也保不住手中的秘方。”一旁的公输轮不禁冷笑道。

  公输浩脸色沉重道:“自古以来,我等工匠地位低下,为了保住家传绝技我的匠人可谓是费劲心机,轻者留下留一手的污名,重则被权贵逼迫,甚至家破人亡,墨兄此举虽然是妥协之举,但是也不失一条道路,所谓专利费也是也算是对工匠的一种补偿。”

  一众公输家子弟不由沉默,公输家作为工匠的领袖,自然早已经见惯了权贵觊觎工匠秘方造成的种种惨剧,专利费能够让工匠短时间内获取巨额财富,将会大大减少工匠为了保住秘方遭受的惨剧。

  “启禀家主,墨家子送来拜帖,邀请公输家明日前往墨府参观青龙真药,共同商议专利之法!”忽然,一个公输家子弟匆匆而来,送上一个精美的拜帖。

  “邀请公输家参观青龙真药!墨家子就如此自信,不怕公输家破解墨家的秘技!”公输轮眉头一挑道,在他看来墨顿此举简直是在挑衅公输家。

  公输浩摇头道:“据说青龙真药肉眼无法观察,已经脱离我等理解的工艺,就是你亲眼所见,恐怕也无法仿制,父亲,孩儿想去亲眼看一下墨家最高工艺!”

  长安城中皆传墨家的青龙真菌乃是集合了墨家最先进的工艺才生产出来,作为公输家的子弟,公输浩自然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既然墨家相邀,我公输家自然恭敬不如从命,为父倒不在意青龙真药,真正让为父在意的则是改变工匠命运的专利之法。”公输鸿坚定道。以他的眼光,自然能够看的出来,一旦专利法实施,这对大唐的工匠有着天翻地覆的改变。

  第二日,当公输鸿三人如约来到墨府,却发现整个墨府已经是百家云集。

  就连在朝堂之上被墨家子挤兑的颜面无存的太医令也厚着脸皮前来,他倒要看看,所谓的青龙真药有何困难,竟然让墨家子如此自大,认为就是告诉自己配方,他也造不出来。

  “诸位,这就是青龙真菌的实验室,由于实验室中要保持绝对的干净,我等只能在外面参观!”墨家实验室外,墨顿隔着巨大的玻璃向一众百家之人展示密密麻麻的培养皿。

  “这就是青龙真菌?”一众百家之人看到密密麻麻的青色的菌种,不由纷纷惊呼,谁也想不到他们常见的霉菌竟然会成为治病的神药。

  墨顿见状不由露出一丝微笑道:“这里的菌种乃是墨家遍搜长安城各大裁缝铺,采集的药效最好的菌种,而且想要这些菌种生长良好,那就必须拥有适宜的温度,湿度,稍有差错就会影响药效。”

  太医令不由一顿,单单这些条件太医院恐怕就无法做到,他自己培育青龙真菌的长势简直是和面前的菌种有着天差地别。

  “农家的培育之法,墨家子竟然将其应用于此!”公输鸿心中一叹道,众人皆传墨家子兼修百家,不少人还不以为然,然而当他看到墨家子竟然将农家之术用在培养青龙真菌之上,顿时佩服不已,恐怕也只有墨家子才能将百家之术信手拈来,运用于一心。

  墨顿朗声道:“众所周知,温度高的时候,万物生长,青龙真菌也不例外,所以培养菌种的房间温度颇高,墨家子弟穿着单衣即可。”

  墨顿指着菌房中忙碌着的墨家子弟,虽然是冬天,但是是依旧是一身单薄的服装。

  “然而提取青龙真药却不然,需要很低的温度效果才是最佳。”墨顿指着另一件实验室中,穿着厚重的实验服的墨家子弟,朗声道。

  太医令不禁脸色郝然,相比于墨家的精准,他之前的行为简直是漏洞百出,能够培养成功那才是笑话。

  “而且萃取青龙真药的过程极为复杂,需要加入数种只有墨家才能生产的原料,而且产量极其稀少!”墨顿无奈道。

  他能够每天生产三十多支针剂已经极为了不得了,想要加快速度恐怕拼人力物力财力了,否则就是墨家村全员生产青龙真药也不够多少人用的。这也是墨顿同意公开青龙真药的配方的原因。

  在墨顿的示意下,实验室中的墨家子弟隔着玻璃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众人展示如何提炼青龙真药,哪怕是太医令睁大了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墨家子弟的一举一动,却发现自己所作所为简直是徒劳,他连墨家子弟加入的物质是什么都不知道,如何能够提炼出来青龙真药。

  “墨家村的墨技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水平。”在一旁负责记录的田侔亲眼见证了青龙真药的制取过程,不禁一阵骇然,相比之下,同为墨家的相夫氏一脉却千年一来原地踏步,这一点他们恐怕连太医令都不如。

  “最后就是验药,每一批药制造出来之后,必须要试药,看看有无毒性和药晓如何。”墨顿带着众人来到最后一间实验中,只见实验室中,有不少笼子装满了白色的老鼠。一个墨家子弟正在拿着空心针注射器拿小白鼠试药。

  “空心针!”公输家众人看到墨家子弟手中的空心针注射器,不由眼神一缩,当时墨家花费重金邀请公输家打造完美无瑕的空心针,公输家可以说穷尽了全力,却依旧以失败告终!

  当听到墨家村打造出空心针的时候,公输家还依旧没有放弃,然而直到今日却依旧毫无头绪,如今看到墨家空心针,他倒想看看墨家打造的完美无瑕的空心针,到底有何奇妙之处。

  “不知公输家可否看一下墨家的空心针!”公输鸿有些不服气道。

  顿时一众百家之人心中不由一乐,他们自然知道墨家向公输家求援空心针之事,当下不由停下乐得看笑话。

  “这有何难。”墨顿哈哈一笑,伸手一招一个墨家子弟拿着一个全新的注射剂递给了公输鸿。

  公输鸿接过注射剂,仔细看着空心针头上表面光滑透明的针身,虽然只有平常的针一般粗细,然而却有着均匀如一的空心,更让公输鸿咂舌的是空心针的表面根本没有一点缝隙,这才是最让他折服的地方。

  “墨家技艺高超,公输家佩服!”公输鸿由衷的说道,这等工艺已经是非手工所能打造,公输家输得一点也不冤枉。

  “当初还是要多谢公输家鼎力相助。”墨顿真诚道,

  虽然公输鸿最后并没有完成空心针,但是公输家所打造的空心针已经是手工工艺的极限了,如果不是老张头灵光一现,恐怕最后恐怕只能拿公输家的不完美的空心针顶替了。

  “不知此针的工艺之法是否也同样在墨家专利之列!”公输鸿怦然心动道,此空心工艺极为实用,一旦大规模推广公输家的一些产品非但可以大大减轻重量,也可以节省下来不少材料。

  墨顿点了点头道:“此工艺不日将会申请专利,墨家并不会藏私。”

  公输鸿这才满意的点头,虽然他对青龙真药不感兴趣,但是能够收获空心针的工艺也是意外之喜,虽然会付出一些专利费,但是相比于空心针节省的原料,半成份子的专利费并不算什么!

  “墨侯果然没有虚言,墨家就是公开青龙真药的配方,恐怕我等依旧无法炼制出来,接下来还要墨家大力相助,至于专利之法,兵部定然大力支持。”兵部尚书侯君集看到青龙真药还离不开墨家的相助,立即一副爽朗的样子。

  一旁的孔颖达不由一阵闷哼,有了兵部的支持,墨家在朝堂通过专利之法又会顺利几分,留给儒家使袢子的机会更少了。

  不少世家也纷纷颔首,专利之法颁布对他们也有好处,能够花点钱就可以得到工匠的秘技,可比之前逼得人家家破人亡要强得多,还容易留下恶名,一旦被朝廷抓住了污点和把柄,说不定还吃不完兜着走。

  尤其是墨家的工艺,更有无数人眼馋不已,一众世家准备哄着墨家修订专利之法,然后公开墨技,也好趁机享受一波墨家墨技的红利。

  墨顿见状不由会心一笑,自然对这个结果乐见其成,专利之法乃是墨家兴盛的保障,墨家村一家独大虽然借机聚集了大批的财富,但是这种吃独食的行为往往会招来其他百家的围攻,而且墨家村如果继续做大,财富日积月累,假以时日富可敌国,恐怕有朝一日连朝廷也不一定容下墨家村。

  按照墨顿的设想,未来的墨家村不会是工厂遍地的工业基地,反而会成为类似后世硅谷一般的产学研一体的墨学圣地,只专研最前沿的墨技,依靠专利费就可以赚得钵满盆溢。

  非但不会被朝野敌视,反而会利用墨技专利成为无数作坊追捧的对象,成为大唐工业的风向标,左右大唐工业的走向。

  当然想要专利法顺利实施,他还要摆平一个最大的阻碍,那就是独霸朝堂的儒家。

  。m.x.
墨唐最新章节http://www.lwxsw123.com/mot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柯学捡尸人诸界之深渊恶龙足坛大师进化录老板,我就修个仙穿越红楼去修仙成神祗的我在聊天群传道吞噬星空之道尊漫威之绝对交易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诸天之杀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