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乐文小说网 > 墨唐

第七百二十八章 舌战群儒

墨唐 | 作者:将臣一怒 | 更新时间:2020-03-11 09:29: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万界的超级博士一品容华农家小福女仙子必须败女教授的日常小男友万界征战之红警极限警戒剑仙三千万我有科研辅助系统
  “墨祭酒到!”

  随着一个侍卫高声的通报声传来,墨顿昂然走上太极殿,脸色不变的穿行在满朝众臣之中,

  “微臣参见陛下!”

  墨顿走到众臣前,对着李世民躬身道。

  李世民点了点头,朝着于志宁道:“于爱卿,墨祭酒已经到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吧!”

  对于墨顿修建精美的房屋作为长乐公主的新房,他可是五味泛陈,从一个父亲的角度上,女婿如此真心对自己的女儿,自然心中欢喜,但是作为一个帝王,他三五次的禁绝朝廷的奢侈之风气,却又不得不作出表率来。

  “请问墨祭酒,你是否修建一栋三层高的新房?”于志宁喝道。

  墨顿点了点头道:“不错,确有此事,微臣这座新房乃是为了一月后大婚准备,高三层,约三丈,并未逾制。”

  百官纷纷点头,三丈高的确是并未逾制,整个太极殿大约高六丈,别的不说就是长安城的街道上,三丈高的建筑也是比比皆是。

  于志宁再问道:“虽然未逾制,但是否采用钢材,道家炼金术提炼的水泥,河北邢窑出产的瓷,已经一丈方圆的玻璃。”

  墨顿毫不犹豫的承认道:“却有此事!”

  满朝众臣听到墨顿承认,不禁一片哗然,钢、瓷、玻璃都是长安城市面上极为昂贵之物,更别说还有道家炼金术提炼出的水泥,一听就价值不菲。

  “启禀陛下,墨祭酒枉为皇亲,为了攀附公主,建造婚房极为奢侈,此风不可涨,如果人人效仿,岂不是重现暴隋骄奢淫逸之事?还请陛下三思。”于志宁躬身道。

  李世民面无表情,转头看向墨顿道:“墨顿,你可有何自辩?”

  墨顿冷笑道:“之前权大人可是上奏说害怕公主受委屈,离开皇宫住不惯,担心在微臣的家中受委屈,如今微臣重新修建新房,于大人却又被批太过奢侈,黑的白的都被你们说了,还要我怎么说,按照权大人的意思,迎娶公主到底要怎么修房子才能让尔等满意?”

  不少嫡子和皇家定亲的重臣至今还记得权万纪的话,如今在看到于志宁的奏折,不由眉头一皱,御史的风向一会这边倒,一会倒向那边,等他们的嫡子迎娶公主的时候,若是再遭此刁难,恐怕也会如今日一般难做,修的好了,御史弹劾,修的不好,公主不满,怎么都是两难。

  于志宁固执道:“权大人为公主担忧并未有错,本官监察弹奏你作风奢侈,也是尽忠职守,怎么混为一谈。而是你的新房又岂止是奢侈,一栋房子花费上千贯钱,恐怕整个长安城也找不出如此贵的房子吧!”

  就连李世民也不禁眉头一皱,一栋房子造价就上千贯,恐怕连修建一座皇宫的宫殿也花费不了如此钱财,墨顿也的确是做得有点过了。

  墨顿好奇的打量着于志宁,一脸诧异道:“是谁告诉你,我花了上千贯建的。”

  于志宁冷哼一声道:“儒刊上已经一一列了出来,你的新房所用材料奢侈至极,先说钢材,你就至少花了五千斤钢材,钢材乃是国之重器,为前线将士制造刀剑尚且不够用,而你竟然将其埋在墙壁之中,何止是奢侈,简直是浪费,对于这点你又有何话说。”

  墨顿这才恍然大悟道:“你说是钢材呀!何止是五千斤,足足有八千斤钢材,都是自家作坊产的,随便拿来用用并没有花钱呀!”

  “自家产的!”

  “没有花钱!”

  …………………………

  众人一愣,对于墨顿这种歪理给说住了,就连李世民也不仅一愣,貌似所得也有道理呀!用自家的东西还谈什么钱呀!

  于志宁顿时一口逆血涌上心头,他没有想到墨顿竟然不以市面上钢材的价格计算,而是好像自己建房没有木材了,顺便砍了自家一棵树如此简单而已。

  “你可知墨家精钢市价几何,八千斤钢价值多少?”于志宁怒吼道。

  墨顿毫不在乎的挥挥手道:“我管它市价多少钱,我墨家村以工起家,生产出来的钢材就像是农户打下来的粮食,难道就因为粮食价格高,连自己的粮食都不能吃么?”

  顿时不少朝臣忍不住哄笑了一声,其中就数程咬金笑声最大,不由的朝着墨顿竖起大拇指。

  墨顿的话糙理不糙,自己家生产的东西,自己还不能用么,简直是无稽之谈,如此说来于志宁的确是有些多管闲事了。

  于志宁脸色涨红怒吼道:“你那是自己用么?八千金的钢材被你埋入墙壁之中,这是何等的浪费,墨祭酒又有何辩解?”

  墨顿这才装着恍然道:“你说是这呀!自从去年墨某见到魏王殿下破解地龙翻身的秘密之后,小子总是忧心忡忡,万一长安城哪天真的遇到地龙翻身怎么办,墨某无所谓,若是置公主于危险之下,那就是万死难辞其咎了,此八千斤钢材作为筋骨,哪怕是地龙翻身,依旧能够保证新房安全。”

  满朝众臣不由心中一动,地龙翻身虽然难得一遇,可是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遇上,如果自己拥有一个如此坚固的房屋,那岂不是高枕无忧了,

  于志宁一脸无奈的看着墨顿胡扯,地龙翻身乃是多少年不遇一次,怎能这么巧出现在长安城,这个时代哪有防震的意识,在他看来墨顿纯属乱扯罢了。

  墨顿戏谑的看了于志宁一眼道:“至于你说的浪费,更是无稽之谈,钢筋买入水泥之中,根本不会生锈,百八十年后,如果房屋重新翻修,再将其砸开,里面的钢筋依旧完好无损,还是一块好钢,何来浪费一说。”

  “百八十年?”不少工部大臣不由暗暗点头,墨家子用的都是真材实料,以他们看来此新房一旦落成,支撑百八十年并非什么难题,市面上的房屋能够支撑百八十年的并不多,照此算来,倒也有可取之处。

  刹那间不少大臣怦然心动,墨家子的修建的新式房屋,安全,坚固、耐用,简直是再完美不过了,不少人开始盘算着,日后是不是也给自家修建一栋。

  就连李世民也不由眼神一闪,对于皇家来说,安全这两个词似乎有着特别的意义,墨顿的修建的新房简直犹如堡垒一般安全。

  于志宁顿时升起一阵阵无力感,墨家子果然是属鲶鱼的,滑不留手,原本他是弹劾墨家子,却不知不觉之中变成了墨家子新房的宣传会了,他明显感觉到不少大臣听到墨家子解说之后,竟然心动了。

  他原本是想要禁止这种不正之风,却没有想到竟然越来越多的大臣心动了,想要拥有这样一套房子,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于是他开始决定不和墨顿在钢筋上纠缠,而是将攻击点转移到瓷砖之上,此乃河北邢窑所产,总不是墨家自己的作坊生产的吧!而且瓷器同样极为昂贵,他不相信墨家子还能胡扯出什么理由。

  “你是说瓷砖呀!瓷砖有两种,一种是贴在墙上用来美观的,远远望去,犹如白玉一般十分好看,也能防止房子风吹日晒雨淋,一种是贴在屋内地面,光滑如镜,哪怕又一丝灰尘也能丝毫毕现。”墨顿一脸疑惑道。

  “贴在地面!”于志宁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瓷器洁白如玉,大部分都用来作为器皿,茶具,碗碟,而墨家子竟然不光将它贴在墙上,竟然将其制作成瓷砖贴在屋内供人脚下踩。

  李世民也不禁一阵头痛,对于墨顿天马行空的想法深深的无语,用砖头铺路,用瓷器铺屋,这天下还有墨顿不敢踩在脚下的么?

  其他大臣也瞠目惊舌,他们实在想不出用瓷器铺满屋内,是何等的一种体验,不过想想都知道那定然是一种极致享受,不少大人都是富贵人家出身,不由感叹一声,还是墨家子会享受。

  “以瓷贴墙,铺设屋面,墨家子你简直是奢侈的丧心病狂。”于志宁满脸通红怒吼道,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认为抓住了墨顿的把柄兴奋道。

  “对了,这些瓷砖也没有掏钱,在下为河北邢窑提供了制作瓷砖的墨技,墨家村又制作了专门压制瓷器的机械,正好拿用这些瓷砖抵账了。”墨顿轻松道。

  河北邢窑乃是大唐有名的官窑,自然不能说没有钱,不过墨家村提议以货抵账,河北邢窑自然一万个愿意。

  于志宁心中郁闷至极,按照墨顿的理论,恐怕又要扯到自己家的机械换的,没有花钱一般。

  “一丈方圆的玻璃?”

  “自家产的。”

  “道家炼金术提炼的水泥呢?”

  “两家合作的。”

  ……………………

  于志宁越问越怒火中烧,玻璃也是自己产的,而水泥是墨道两家共同生产的,连建造房屋的工人也是墨家子弟,按照墨顿这么说,他修建这样一个奢侈的新房,就只买了些砖头花了点钱。

  “于大人,果然慧眼如炬,小子足足花了五贯钱,才买回这么多的砖头,而且还都是便宜的红砖,若是青砖的话恐怕还要多出不少钱,可惜小子只有从六品俸禄微薄,未能让公主殿下住上青砖房,实在是愧对陛下的厚爱。”墨顿一脸惭愧道。

  满朝大臣无语的看着墨顿的表演,砖头才值多少钱,随便拿出一块玻璃恐怕能买多少块砖头。

  于志宁顿时气得一转眩晕,好在他要比权万纪年轻的多,这才没有当场出丑。

  就连李世民也有点看不下去,冷声道:“这么说来,朕是不是该给你涨一些俸禄了。”

  墨顿顿时干笑道:“不用,不用,等臣驸马都尉上任之后,就是从五品了,那时候的俸禄应该够用了。”

  李世民冷哼一声道:“既然你修建房屋并未花费多少钱财,念在你结婚心切,情有可原份上,朕这次就饶你一次。”

  如今墨顿房屋也建好了,长乐公主的婚期也要临近,难道李世民还能将房子拆了不成,到时候长乐公主在哪里成亲!如今墨顿既然已经自圆其说,李世民正好借坡下驴。

  “陛下,此风不可涨呀!今日陛下不严惩墨家子,假以时日,大唐定然争先效仿,人人修建这等房屋!”于志宁痛心疾呼道,一副忧国忧民慷慨激昂的样子。

  其他御史也纷纷出列劝谏,整个太极殿顿时一阵沉寂。

  墨顿见状心中一怒,猛然躬身道:“回陛下,臣有一言,愿意为自己辩驳。”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压制中心中的怒火,正色道:“讲吧!”

  墨顿起身,环视一众请命的御史文官道:“先民之时,百姓衣不蔽体,人们多穿兽皮麻衣,当第一个人将丝绸披在身上是不是一种奢侈;先民多为穴居,当第一个先民走出洞穴,为自己修建木屋是不是一种奢侈;后来木屋变成了砖瓦房,是不是一种奢侈,现在看来并不是,反而从此以后越来越多的先民穿上丝绸,越来越多的百姓住上了木屋,砖瓦房,再也无人认为此乃是一种奢侈的行为。”

  不少重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墨顿继续道:“而墨某所建的这座三层钢筋水泥楼房,何尝不是先民的第一个木屋,第一个砖瓦房,第一件丝绸,房子就是一个家,人们都希望自己居住在安全,宽敞、舒适的家中,这个房子水冲不垮,火烧不坏,地震震不塌,冬季能够保暖,夏季凉爽,哪怕是阴天屋内依旧通透亮堂,这样的房子谁不想拥有,。”

  墨顿说完,几乎所有大臣都一阵沉默,不少经历过贫寒的大臣不禁一阵感叹,拥有一间如此通亮的房子,恐怕是所有贫寒之人的梦想。

  “墨某要结婚了,要成家了,我需要建造一个结实漂亮的房子作为新房,而这个房子是我力所能及之下,所建造的最好的房屋。一没有铺张浪费,使用金银玉石,绫罗绸缎,珍贵名木,二没有广占宅邸,所用之地不过太极殿三成大小而已,不要说我是为了迎娶公主才建,哪怕是我娶的是一个小家碧玉,我同样也会建造这样一个房屋,让她过得像公主一般。”墨顿昂然道。

  李世民赞同的点了点头,心中不禁有些欣慰,长乐公主并未看错人,墨家子的确是良配。

  “尔等认为墨某奢侈成风,然而墨某却认为自己开创了一种新的建筑方式,就像第一个建造木屋之人,并非是奢侈,而是让自己的家人生活的更好,墨某建造新房所有的材料全部都可以量产,假以时日,这等的水泥钢筋之房,皆如砖瓦、木房一般,遍布大唐各地,再无火烧几条街道的隐患,再无白蚁啃食木材的担忧,再无房屋倒塌之风险,这不是小子的狂言,而是总有一天会实现,尔等将会发现今日的指责是何等的可笑。”墨顿冷哼道。

  “此乃不过是你的设想而已,为你的奢侈狡辩罢了!”于志宁强辩道。

  墨顿连冷眼看一旁的于志宁道:“百家争鸣的目的乃是让天下百姓过的更好,而不是对一个本应有利于天下的尝试,横加指责,变相阻拦,于大人你的圣人之道走偏了。”

  “黄毛小儿,竟然如此不知所谓,竟然口出狂言,谈何圣人之道!”于志宁勃然大怒,怒斥墨顿道。

  他一直自认为为大儒,一身儒学已经登峰造极,却被墨顿指责圣人之道,又岂能忍受得了。

  “二月初二,南城门外墨技展,小子恭候于大人聆听墨家圣人之道。”墨顿郑重一礼道,拱手递上一张门票来。

  “好,那于某定然会亲自登门领教!”于志宁咬牙切齿道。

  至此,原本弹劾墨顿的理由成为了一个笑柄,自然再无人提起,于志宁原本认为哪怕是李世民为了照顾长乐公主,会对墨家子有所偏袒,定然会对他直言相谏作出补偿。

  然而他却在墨家子言辞犀利之下,变成了无事生非的小人,这一回,他深深的体会到了权万纪的难处,墨家子竟然如此难缠。

  。m.x.
墨唐最新章节http://www.lwxsw123.com/mot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在聊斋当符师我家师姐超凶的重生当萌犬某科学的触手怪横推世间一切敌我在洪荒争渡在第四天灾中幸存城市意志聊天群我在综武世界修仙这白眼不要也罢